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
发布时间:2017-09-22 11:31   点击次数:次   

 

原标题: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是危言耸听

撰文:Leonid Bershidsky

俄罗斯国内的人工智能研究可谓遍地开花

马斯克将俄罗斯视为美国在特定人工智能领域的对手的看法不无道理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担心有些国家、尤其是俄罗斯,会从国家层面为占领人工智能(AI)领域的制高点而展开竞争,这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因为世界常常不拿俄罗斯当回事,马斯克这一耸人听闻的说法就可能变得越发耸人听闻。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几年前曾轻蔑地说,俄罗斯就是一个假装成国家的加油站。

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

2017年9月4日,埃隆·马斯克发布Twitter表示他对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忧虑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近来的一番讲话引起了马斯克的注意。9月1日在对一群小学生就人工智能发表讲话时,普京宣称:“得AI者得天下……”。马斯克在Twitter上回应道:“这就开始了……”

“隐身”的俄罗斯

事实上,说到人工智能,俄罗斯可不止是“开始了”,只是该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一直没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一说到人工智能,我们就常常提起硅谷几大巨头或美国的顶尖学府,就算有俄罗斯人参与其中,他们也没能跻身学术带头人。这个领域最负盛名的思想者和投资人也都与俄罗斯无缘。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近期汇编的“AI影响力名录”中只收录了一位俄罗斯裔学者——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罗曼•亚姆波斯基(Roman Yampolskiy),和马斯克一样,他也对人工智能可能给人类带来的“AI末日”忧心忡忡。另外,亚姆波斯基的老家不在俄罗斯,在拉脱维亚。

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

罗曼•亚姆波斯基

在推动科技进步和商业化方面,俄罗斯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一种名为“Prisma”的人工智能应用2016年风靡了前苏联国家,它实际上就是将照片转化为类似名家绘画的一种设计,在美国,这款应用也一度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但却没能掀起一股全球浪潮。其他一些俄罗斯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也只是被专家耳闻。虽然Yandex和Mail.ru Group等俄罗斯信息科技巨头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大量资源,也基于神经网络技术打造了自己的产品(在俄罗斯使用范围比谷歌更广的Yandex search搜索引擎使用的就是其专有的神经科技技术),但这些成就与西方对手相比可谓相形见绌。就连俄罗斯的风投资本家也要到国外寻找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机会。

然而,俄罗斯国内的人工智能研究仍可谓遍地开花。莫斯科工程物理学院的阿里克谢•萨姆索诺维奇(Alexei Samsonovich)就在研究“感情智能”方面的人工智能。俄罗斯政府也在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电子政府和军事领域。就大多数AI研究人员使用的众包平台Kaggle的使用人数而言,俄罗斯排在美国、中国和印度之后的世界第四位。谷歌在2016年将Kaggle并入旗下。

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

Kaggle是一个数据建模和数据分析竞赛平台,企业和研究者可在其上发布数据,统计学者和数据挖掘专家可在其上进行竞赛以产生最好的模型

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共同组建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发放的第一笔项目贷款就是批给俄罗斯的,该项目的部分用途是使用人工智能技术,通过语音识别来实现庭审记录的自动化。

军用vs民用

近几个月来,俄罗斯政府支持的媒体有关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应用的报道可以说是接二连三。其中包括一个可以帮助飞行员驾驶战斗机的人工智能系统,还包括总部设在圣彼得堡的Kronstadt Group集团为无人机配备人工智能系统,以及俄罗斯战术导弹公司(Tactical Missiles Corporation)为导弹装备人工智能系统的项目,还有AK47使用神经网络装备战术模块的努力。上述项目的相关细节没有公诸于众。但俄罗斯进行网络中心战实验(包括在其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已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中的应用可谓顺理成章。

就像前苏联时期那样,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中的应用很可能会快于民用。在得到政府资金保障的同时,军事方面的研究也很少面临私营公司或学术部门的那些限制,硅谷这类研究的核心本质都是出于商业目的。

埃隆·马斯克担心俄罗斯的AI研发?他的想法并不

2017年7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17年莫斯科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开幕式上发表演讲。在此次展会上,俄罗斯战术导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oris Obnosov介绍了其公司为导弹装备人工智能系统的项目

马斯克认为中国并非美国在特定人工智能领域唯一对手的看法没错。这类研究可能造成的危害不是我们习惯使用的Siri可以相提并论的。考虑到Kaggle的使用人数,印度在这方面的研究不会太靠后。马斯克及一些人工智能研究学者8月要求在全球范围禁止机器人武器的呼声正当其时,但未必管用:我们很难对那些看似常规、但实际上高度自动化武器的使用进行侦测,因此禁止这类武器的使用要比现有生化武器的禁用难得多,甚至比对形形色色网络战的限制还要难。更何况,俄罗斯、中国和印度会对西方发起的任何这方面的监管努力存有戒心。

被用作武器的人工智能技术可比民用领域中对人脑的取代危险得多。早在AI造成大范围失业之前,我们的世界就可能已经被AI干掉。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于马斯克的警告和普京关于AI统治世界的言论还是要认真对待。http://www.gzestate.com/4J4cecBDIU/9012658958.html


上一篇:25年 “北京小义乌”天意市场今晚离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