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中国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发布时间:2017-12-23 18:26   点击次数:次   

 

 
  早期规划的大青山农副产品交易中心大部分土地上已建起了商品房。  
 
 

  

  本报记者 李 虎 文/图 

  

  兰州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是一块大蛋糕,得其商户者得生存。进入12月,随着兰州市、县党政部门的密集调研和关联市场的频繁动作,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最终无论是搬迁到不足一公里之外的兰州国际毅德商贸城获得自主经营,还是被强制整合到十余公里外的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都将成为兰州乃至甘肃省“菜篮子”工程的“年度大片”。

  大青山市场搬迁升级成定局

  12月17日,兰州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与往日一样拥堵而繁忙。在过去8年里,作为兰州市唯一的一级果蔬批发市场,这个占地只有230亩的临建市场承担着兰州市区近400万人口70%的果蔬供应,2016年该市场交易额突破70亿元,果蔬日吞吐量超过1500万公斤,每天参与经营、服务和购销人员达3000人次以上,解决了近两万人的就业问题。12月8日,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发布行业百强评审结果显示,无论是从交易额还是交易量考评,大青山市场均名列2017年度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百强、2017年度全国蔬菜批发市场50强。

  与之紧邻的是占地308亩的大青山果蔬批发永久性市场,其在2015年建成后原本用来承接临建市场的所有功能,但因土地持有方与大青山服务公司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烂尾闲置。同时烂尾的还有为市场配套建造的商业地产“紫金商业广场”。

  就在同时,312国道向东距大青山市场不足1公里的兰州国际毅德商贸城内,毅德·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正在建设,一期工程几近完工。按照榆中县2016年至2017年的计划,这里将用于承接大青山市场的全部功能。

  而此时,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也正在积极招商中。高原夏菜采购中心也在榆中县区划内,东去大青山市场十余公里,其一期工程也已初具规模。2017年9月底,兰州市委市政府印发了《兰州市主城区商品交易批发市场转型升级实施方案》(83号文),这里被指定为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张苏滩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和张苏滩粮油批发市场的承接地,并要求在12月31日前完成三大市场的承接工作。

  就在83号文发布不久,高原夏菜采购中心便向大青山市场经营户伸出了橄榄枝,发布入场优惠条件高调招商。而12月10日,毅德·大青山市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整体搬迁启动仪式,令各界都很错愕。

  占据兰州一级果蔬批发市场8年之久的大青山市场先后被县、市政府引导到两个相距10余公里的新建市场,一个是整体搬迁至兰州毅德城后仍然保持现有的自主经营权,一个是被强制整合进高原夏菜采购中心,可能被分解兼并。大青山市场最终会花落谁家?

  2015年,大青山服务公司与土地持有方李骏飞因合作矛盾开撕,中国商报曾做过详细报道(见《兰州大青山“菜篮子”利益之争硝烟突起》)。2016年4月,去意已决的大青山服务公司与兰州毅德城初次接触,同年7月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在兰州毅德城内共建新的一级果蔬批发市场,大青山服务公司向兰州毅德城交了100万元保证金。8月3日,李骏飞一方调动数百安保人员再度强制拆迁大青山临建市场,与大青山服务公司商户发生了更为严重的冲突,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兰州毅德城一名高管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8·3”冲突发生后,出于风险考虑,兰州毅德城决定停止与大青山服务公司的合作。2016年底,冲突双方虽暂停战事,但双方从此再难“握手言欢”。为稳定大局,大青山临建市场尽快完成异地搬迁成了榆中县委县政府的头等大事。

  重复规划与烂尾的农副产品交易项目

  时间退至2013年12月,兰州市政府就提出了在榆中县定远镇建设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项目的实施方案,目标定位高远,功能涵盖丰富。按照规划,一期投资建设应在2014年底完成,届时会建成10大功能区及部分基础设施并投入使用。2015年底二期投资建设完成并投入运行。彼时项目设计虽未提及兰州城关区张苏滩、榆中大青山等果蔬批发市场,但其总投资20亿元、占地2000亩的规模完全可以承接上述一二级果蔬批发市场。

  然而在2014年,高原夏菜项目却鲜见报道。2015年初,在沉寂了一年后,兰州当地媒体突然发出“兰州拟规划建设500万吨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的新闻,总投资达到92.8亿元。2016年5月,又发出“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开工建设”的新闻。数天后,当地媒体又发布了“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项目施工缓慢”的报道。当年6月,“榆中高原夏菜出现严重滞销并遭大面积倾倒”的新闻时不时见诸于媒体。当地政府通过紧急联系客商和爱心企业利用冷库收菜,搭建产销对接平台并提供终端市场供需信息,以缓解“菜贱伤农”的情形。

  乌龙事件同样在榆中县和平镇的大青山上演着。早在2008年,兰州市在大青山规划的兰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面积即达2750亩,包含五大功能区,其主要作用就是承接兰州主城区几大农副产品交易市场,大青山果蔬批发市场的前身即张苏滩果蔬一级批发市场也包含其中。 

  2013年底,当地媒体突然报道了大青山菜篮子工程竟变身商业地产的消息,先是李骏飞所持公司修建“紫金商业广场”被榆中县相关部门叫停,不久,李骏飞所持大面积土地被恒大集团用于建设居住小区“恒大山水城”,兰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悄然流产。

  从现有新闻和政府文件可以看出,这两个大型农副产品交易项目均由时任兰州市副市长俞敬东主抓。今年7月,据《财经》报道,俞敬东由于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4月22日住院期间跳黄河身亡。而兰州市政府一位高层人士告诉记者,俞敬东跳河前已被纪检部门问询。

  兰州毅德城一位高管告诉记者,2017年春节过后,为了解决大青山市场无处可搬迁的困境,榆中县主要党政领导和大青山服务公司负责人与他一道抵达深圳的毅德控股总部会见了董事局主席,并邀请兰州毅德城与大青山市场再续前缘。2017年3月,兰州毅德城与大青山服务公司重启合作,毅德·大青山市场5月开工建设,目前一期工程已基本建成,投入资金达3亿多元。

  8月底,兰州市属媒体发布新闻:兰州国际高原夏菜副食品采购中心建成。9月底,兰州市委市政府发布83号文,要求下辖城关区和榆中县于12月31日前完成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张苏滩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和张苏滩粮油批发市场向高原夏菜采购中心的搬迁与承接工作。兰州市商务局关于《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张苏滩蔬菜瓜果批发市场搬迁工作意见》中显示,兰州市东片区(和平定远组团)蔬菜瓜果批发市场有且只能有一个。不久,兰州市商务局向榆中县政府发出了12月15日前关闭大青山市场的督办通知。至此,市县两级规划彻底“撕破脸”。

  榆中县政府:应尊重市场主体意愿

  面临限期关闭、向高原夏菜采购中心搬迁大青山市场的压力,12月8日,榆中县政府在向市政府的回复文件中称:

  首先,高原夏菜采购中心承接条件尚不成熟。其主要原因是接入高原夏菜采购中心的多条道路尚未打通,需要全力推进剩余33户农户和9家企业的拆迁工作。目前通向该公司的唯一道路属定远镇征拆民房的临时土路,宽不足5米,一旦大青山市场商户整体搬迁,每天约1800辆/次的大型运菜车辆出入市场的交通通行问题势必将严重制约市场的正常运营,极易导致国道312和G30连霍高速定远出口交通拥堵瘫痪,产生道路交通安全风险隐患。在高原夏菜采购中心承接大青山市场搬迁的交通条件不足的情况下,鉴于目前尚无成型的承接市场,建议在明年“两会”、“两节”后再根据承接市场建设情况适时启动大青山市场关闭和搬迁工作。

  其次,地方政府在规划引导的同时,也要尊重市场主体的意愿。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现有商户2000家,3000多名固定从业人员大多在兰州市区或和平镇购房居住生活。经大青山服务公司调查,90%的商户倾向于向兰州毅德城搬迁。目前,大青山服务公司董事会已与兰州毅德城达成了合作意向,计划向兰州毅德城搬迁。对于市场搬迁,地方政府在规划引导的同时也要尊重市场主体的意愿,无论大青山市场最终选择搬迁至县内的哪个市场,只要符合市场规律、尊重市场经营户意愿、有利于保证兰州市蔬菜瓜果市场供应、不会产生新的安全隐患和社会不稳定因素,榆中县委、县政府都将全力支持搬迁工作。

  此外,该文件还指出,兰州四版城市规划都将和平地区定位为商贸物流聚集区,近年来榆中县在和平地区先后引进并建设了毅德商贸城、和平家盛市场、传化物流港、兰州公路港等项目,是目前兰州地区规模最大、业态最全的综合商品交易集散地,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和承载兰州市区市场出城入园的能力。因此,建议市政府按照疏解主城区功能,引导主城区商贸类批发市场向和平地区搬迁。

  兰州市商务局市场建设体系处处长金杰成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兰州毅德城属于榆中县的招商引资项目,在招商引资时将其规划为了全业态,但市里给其的定位是工业品消费市场,榆中县主导将大青山市场搬迁至兰州毅德城的做法不符合兰州的总体规划。该处有工作人员将兰州毅德城与大青山服务公司的合作定义为扰乱兰州市的经营秩序、打乱兰州市的总体规划。金杰成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也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

  作为市场主体,大青山市场能否获准自主择市,还是被整合进入高原夏菜采购中心,目前尚不得而知。

  市民声音 〉〉〉

  市场远迁会否导致果蔬价格上涨

  按照83号文提出的兰州市主城区商品交易批发市场“升级转型一批,关闭撤并一批、整合搬迁一批”的总体思路,无论是张苏滩市场还是大青山市场的搬迁、升级,都是城市发展的需求,也应该是民心所向。但搬迁到离主城区太远,会不会导致主城区果蔬和粮油价格上涨呢?

  大青山市场个别商户算了一笔细账:由大青山市场搬迁至高原夏菜采购中心后,配送车每天往返的路程会增加20多公里,一年就近8000公里,这个成本最后必然人加到商品销售最终环节,转嫁到市民身上。

  截至12月18日,在《今日头条》上一篇关于上述市场将进驻高原夏菜采购中心新闻的39条评论中,有18条表达了市场搬迁离主城区太远会导致果蔬粮油价格上涨的担忧,只有1条认为搬迁整合后的市场大、运行快,果蔬价格只能低不会涨。网友“浩瀚618”说:“整合是大好事,但一定要认真做好市内销售点的布局和配送,决不能出现副食品价格的飞涨,否则就会把好事办坏。” 

  而兰州市商务局市场建设体系处处长金杰成则表示,认为市场搬迁后会导致主城区果蔬粮油价格上涨的说法仅仅是一种理论值,高原夏菜采购中心属于国家级公益性市场,今后要发展共同配送平台,集聚整合后还能排除目前个别市场人为操控果蔬价格的可能,果蔬粮油价格不但不会上涨,还有可能下降。

  甘肃省内一位物流行业权威人士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咨询时介绍说,单纯从物流成本考虑,用于供应本地居民蔬菜等农副产品的大型交易市场与城市中心的距离越远,其成本就会越高。该人士说,经其多年在国内的考察,东南沿海发达城市在路网发达的条件下,距离设定一般不超过25公里,而西部欠发达城市受路网的限制,距离一般不超过20公里。如果以城关区西关十字街区作为兰州市主城区中心,地图规划显示,其距离高原夏菜采购中心的行车线路均超过了25公里。而如果超过上述最大限值,一个新市场的启动和运营将会非常困难。

  上述人士指出,高原夏菜采购中心最初建设的依托是当地几家比较大的冷库企业,选址榆中县定远镇是因为那个片区是兰州高原夏菜的主产区,可方便高原夏菜的收购和贮藏,其主要功能是将本地蔬菜外销,所以不会过多地考虑到达兰州主城区的距离。而大青山市场和张苏滩蔬菜批发市场的主要功能则恰恰相反,是将来自全国的蔬菜果品供应到本地市场,在不影响城市发展的条件下,市场运营企业必然要选择距离兰州城市中心最近的距离,除了降低分销时的物流成本外,更重要的是为主城区各级批发零售商贩和消费者提供采购的便利。

  查看历年来关于高原夏菜的新闻不难看出,榆中县是高原夏菜的发源地和主产区,创立并培育了“兰州高原夏菜”的知名品牌。榆中已成为甘肃全省乃至西北地区最大的“北菜南运、西菜东调”产地型蔬菜集散中心。